你有勇气跟陌生人走向一个未知的旅程吗?
时间:2020-06-18 出处:头脑博览
为了生存下来,你不能有名字,只能不断地前进。但是每走一步,彷彿都是生命的一场豪赌,没人知道这一步是离死亡近一点?还是离生存近一点?《偷书贼 》中死神曾说:「我不断地高估人类,也不停地低估他们……同样是人,怎幺有人如此邪恶,又有人如此光明灿烂呢?人类的文字与故事怎幺可以这幺具有毁灭性,又同时这幺光辉呢

你有勇气跟陌生人走向一个未知的旅程吗?

为了生存下来,你不能有名字,只能不断地前进。但是每走一步,彷彿都是生命的一场豪赌,没人知道这一步是离死亡近一点?还是离生存近一点?

《偷书贼 》中死神曾说:「我不断地高估人类,也不停地低估他们……同样是人,怎幺有人如此邪恶,又有人如此光明灿烂呢?人类的文字与故事怎幺可以这幺具有毁灭性,又同时这幺光辉呢?」《安娜与燕子人》似乎也在挑战读者在绝然黑暗的时代,如何想像「相信人性」这个道德界线。

加夫利尔.萨维特(Gavriel Savit)在《安娜与燕子人》一书,企图让读者走进一九三九年的克拉科夫,德国人因整肃波兰的知识分子,让一位七岁的女孩失去了一位热爱语言、相信独立思考的父亲。安娜应该继续等待,还是要为了生存闯蕩一次、勇敢一次?在宁查克老太太出现后,女孩决定不再等待,答应一位和父亲一样会多国语言的陌生人,离开了家乡,两人相互依存、彼此信任,展开一段逃亡的旅程。这位会鸟语的严肃燕子男,教会她闪避炸弹、驯服敌人,却也让她真实地重新认识一个残酷冷血、危险疯狂的世界。

小说不只揭露黑暗时代人性的幽微卑劣,也讚颂生命因相信而示现的奇蹟。两者看似矛盾与冲突,一如小说诉说的核心价值:「世界很危险,人类很冷酷,明天很遥远,但至少,我们还懂得相信……」相信,还是保有一个时代最纯美的图像。

作家挑战的不是生存如此简单的意义而已,在情节的铺陈中,不断地问着读者:为了生存,女孩必须把自己的名字交给燕子男,在旅程中她不能有自己的名字,这样才不会被人记得、被找到。放弃父亲许给她的美丽名字,等于放弃了和父亲连结过的纯真回忆。追随燕子男就要遵守承诺,变成一位无名氏,为了生存绝不能发生被人找到线索,我们要不断迁徙,处处提防、时时警戒人心。

一如《命运的十三个交叉口》:「人生只有在回顾时才会发生意义,但我们却急着瞻望未来。」故事的结局并未告诉我们想要的答案,却也是小说家想带给我们的阅读余韵:光明的时代是否真正到来并不重要,真正的光明不在现实生活,存乎吾心。在平静无奇的生活,若能找到人与人相互信任的爱与关怀,酝酿出生活平凡有致的情味,那就是我们能希冀的美丽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