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放在脉络里:《哲学经典的32堂公开课》
时间:2020-07-29 出处:头脑博览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沃伯顿(Nigel Warburton)在英国开放大学教哲学,也是哲学广播「Philosophy Bites」的创办人之一。2014年我曾介绍沃伯顿写的简单哲学史:《哲学的40堂公开课》,今年漫游者文化再度引进

经典放在脉络里:《哲学经典的32堂公开课》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沃伯顿(Nigel Warburton)在英国开放大学教哲学,也是哲学广播「Philosophy Bites」的创办人之一。2014年我曾介绍沃伯顿写的简单哲学史:《哲学的40堂公开课》,今年漫游者文化再度引进他的作品《哲学经典的32堂公开课》。在这本书里,沃伯顿把32本哲学经典里的重要想法整理成短篇幅的说明,让人可以快速抓到重点,并了解那些经典在当代脉络里的位置。

「经典」这个词在现代令人五味杂陈。一方面它们是大家公认重要的着作,另一方面,即便很少有人敢说自己读通了一部或两部经典,但在那些讨论经典的场合,人总是会感受到一点压力,要避免别人发现自己一本也没试着读过。说到底,每个人(或者说,每个试着读过经典的人)都会承认的事情大概是:大多数的经典都不好读,而有部分经典,甚至连专家都无法确认合理的诠释。

有些人乐于面对这种「无法确定诠释」的现况,并愿意花费时间研究哪种诠释最符合原作的意念。我不喜欢这种工作,因为对我来说,无法确定诠释代表无法确定原作者说了些什幺,无法确定原作者说了些什幺,则代表无法确定原作者的想法有没有价值。我阅读的时候希望我知道我在读些什幺,无法确定诠释,代表我无法确认这件事,在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选择应该是不读,而不是给予高评价。你不能说「即便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确定XXX说了些什幺,但是XXX的想法是有价值的,因为当代许多学者都这样认为」,除非你愿意诉诸权威。

当然,并非所有经典都会落到非常极端的,我们根本搞不清楚它们在说些什幺的地步。事实上,对于现存大部分的经典,即便无法通盘掌握,过去的学者通常也至少都为它们的某个部分抓出了一些重要的、学界有大致共识的说法。这些说法通常不像经典原文那样模糊诲涩,而是真的让一般人可望理解的。在《哲学经典的32堂公开课》里,沃伯顿要介绍的,就是32个这类说法。现代人要阅读经典,有很多障碍,以下我将说明沃伯顿用了什幺方法来舒缓这些障碍。

经典阅读的最严重障碍,在我看来,是「找不到」的障碍。有些人谈到经典的时候,会使用「言简意赅」、「字字珠玑」等形容词,但事实上有些经典的废话超级多,所有的可理解内容都藏在层层修辞法后面,如果在毫无準备的情况下一头栽下去看,得花很多力气才找得到重点。

沃伯顿如何协助我们舒缓「找不到」的障碍呢?除了整理哲学家的洞见之外,他也致力于整理哲学家的论证。

哲学家的想法值得读,通常不只是因为他的意见新颖有创见,而且是因为他有办法为那些新颖有创见的意见提供好理由和论证。在这本书里,沃伯顿的主要贡献除了整理出哲学家的想法之外,也在于把这些想法以可以辨识的论证形式展现。哲学家的想法,以及支持此想法的理由,在沃伯顿的笔下呈现得很清楚。这种展示有很多好处:让人的理解更深入,并且更容易自己的观点来评估哲学家们的立场是否有道理。

当然,本书收录的所有哲学经典并非都以内含严谨论证着称。例如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的《随笔集》,就是一种「实验性质、不必然有结论」的文体。当然,在碰到这种特殊状况的时候,沃伯顿也会提醒你。

经典阅读的第二种障碍,是脉络的障碍。我们当中大部分的人并不在学术界经典研究的脉络里,这让我们在阅读经典上可能白费功夫,例如花了很多时间重新发明轮子,试图推翻一个已经被学界捨弃的论点(提醒:写在经典里的东西不见得是对的)。

沃伯顿在每部经典里的介绍后面,特别闢了一个单元来介绍当代学界对于该经典的批评。这些批评可以让你了解:对于现在那些研究此经典的人来说,经典里最重要、最奇怪、最不可信的论点分别是哪些。同时,了解别人如何批评一个论点,也会让我们更了解论点本身。

阅读经典的第三种障碍,是语言的障碍:有时候古时候的人用同一个词的意思就硬是跟你不一样,碍于时空的形上学限制你没办法咬他,而且咬他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经典作者使用的词彙意义,跟当代很可能不一样(例如休谟[David Hume]的「perception」可兼指心里的想法),跟其他经典作者也可能不一样(例如休谟笔下的「idea」指涉範围比洛克[John Locke]小很多),造成另外一种经典阅读障碍。沃伯顿在每部经典介绍后面都整理了一份词彙表,对照介绍和词彙表,你会更了解经典作者和他的批评者是以什幺方式使用那些重要的语言,也有助于后续深入阅读。

通常,这种用以介绍经典的二手文献都会强调自己无法取代原典。考虑到我认为有价值的内容必须是诠释得出来的内容,我自己基本上是相信,只要足够完整和精确,二手文献理论上有机会取代原典,成为兼具学术意义和可读性的阅读材料(即便依然无法满足经典诠释学的研究者)。

当然,这并不代表《哲学经典的32堂公开课》能在这个意义上取代原典,因为它实在太简略了,只能大略交代哲学家的主要论证,无法说明更多细节、理论设定和功防。然而,它可以协助你快速找到自己可能有兴趣阅读的经典,而它对经典当中重要论证的介绍,也可以减少你在阅读原典的时候迷路和感到挫折的时间。

不过,比起推荐你在读了这本书之后去读原典,我更推荐你在读了这本书之后去读沃伯顿为每部原典推荐的进阶读物。这些进阶读物是比《哲学经典的32堂公开课》更完整的二手文献,它们没办法给你「凭自己的本事读完一本原典」的成就感,但若你在意的是哲学家究竟提出什幺了不起的论点,它们读起来绝对比原典有效率。



上一篇: 下一篇: